目前位置:陶山魔域 > 魔域私服 > 行业资讯 >

深感揽遍心空的夕阳磨砺过的骨骼

文章来源:未知 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1-02-24 10:08

  行走在村落牵引老屋的羊肠小道上,难免喜好古人无数的羁旅乡愁之佳作。而今审视自己,虽然从未有过去国怀乡、自忧自怜的经历,但那些刻骨铭心的孤独与落寞,总会眷顾倥偬的情感,并席地而坐消蚀人生。故乡的彩云,是拾起故乡的记忆中,尚未风化的凭证,宛如用灵魂踅进生命的透明晶体。而喧嚣城市上空的彩云,在雾霾笼罩中挣扎,似乎变得有些轻薄而枯瘦,难以焕发出生活流溢的馨香。此刻的我,偏居小城一隅,时常惦记起袅袅升腾的炊烟,仿若卧伏在不可企及的花朵里,叩拜着那段苍远的岁月。
  昨天曾经为了一个永恒的梦想,誓言要对老屋作一次彻底的“背叛”,于是多少次从黎明前背起行囊启程,朝山的那一边行走时,回望后的牵盼从内心深处袭来。人的一生,总得去经历一次次的离别,一次次的牵盼。我曾想一次次信马由缰地洒脱,无拘于牵牵绊绊,如天空中幻飘的彩云一样南飘北荡,居无定所,或者像夜幕下的蛐蛐,去轻吟浅唱,去吟唱生活的旋律,可明洁的现实,加重了思绪的砝码。
  在屋檐底下守望春夏秋冬,每当枯涩萧萧的寒风,迎面扑向残垣断壁的老屋,满目疮痍的萧条饰景,难以揭开惆怅的慕绪。时至今日,时代发展的号角,正从城市机械轰鸣声中向乡村探取,一种改革开放的浪潮,正洗濯着故乡的酡颜。
  乡村里,总有难圆的梦无端被凋残;城市中,总有飘摇的雨点临窗而降。现在回忆起故乡那张曾经被风雨揉皱的脸,此刻已经呈现出更加静美的容颜:闪失在脚上的那双布鞋,母亲为我订做的“6”字型残废布纽扣,还有与布鞋搭当的那一双双驱牛逐马、雕琢生活、磨砺岁月的解放鞋,那台哥哥用来挑逗情妹妹的录音机,火炕边三角架上的铁鼎罐里吐露青春的五谷杂粮……将幼时生活的元素与记忆中命运的徽章叠印在一起,它们加深了生活的署红。